8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业生产双金属堆焊耐磨钢板(堆焊耐磨板,堆焊板,复合耐磨板,耐磨复合板和堆焊钢板)企业,复合堆焊耐磨板的硬度、耐磨性能、平整度和卷板变形能力指标等各项指标属于一流。公司具有很强的耐磨复合板的生产和加工加工能力,可以按用户要求加工耐磨衬板、堆焊衬板、耐磨管道、耐磨弯头、耐磨三通、耐磨变径管等,耐磨风机叶轮和叶片、分离器导风叶片(导风板)、耐磨落煤管、耐磨落煤筒、耐磨料斗和导料槽、螺旋送料器、焦罐耐磨衬板、耐磨溜子等耐磨部件和耐磨衬板。
详细企业介绍
???????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门从事堆焊双金属耐磨复合钢板(堆焊耐磨板,堆焊耐磨钢板,堆焊板,耐磨复合钢板,耐磨复合板)、堆焊药芯焊丝材料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于1996开始专业生产双金属复
  • 行业:金属材料
  •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台科学城星火路10号
  • 联系人:王先生
公告
国内最早专业生产碳化铬双金属耐磨钢板,堆焊复合钢板(SWDplate,简称SP) ,双面堆焊耐磨板,堆焊耐磨复合钢板。公司生产的双金属耐磨钢板,耐磨板,堆焊耐磨板,耐磨堆焊钢板的耐磨层合金含量高,耐磨钢板的平整度高和优异的卷板变形能力。双金属耐磨钢板可以方便地加工成耐磨衬板,料斗,落煤筒,落煤管和导风叶片,耐磨倒锥等耐磨部件。四创华电公司已经在芜湖高新产业开发区建厂专业生产双金属耐磨堆焊板和药芯焊丝,并成立芜湖四创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双金属耐磨板可以加工: 耐磨钢板、堆焊堆焊板、堆焊耐磨钢板、耐磨衬板、复合耐磨钢板、落煤筒、落煤管、落料管、导风叶片、导风板、耐磨料斗、导料槽、溜槽、耐磨衬板、磨煤机筒体衬板和各种耐磨叶片。 硬面堆焊药芯堆焊材料(SWD) 双金属耐磨部件加工
站内搜索

实用文档

债务危机使美国银行和欧洲银行之间产生了很大的矛盾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2-02-19  

  就像在两次大战之间时的那样,债务危机使美国银行和欧洲银行之间产生了很大的矛盾。巴西的债务有一半以上挂在非美国银行的账上,然而只有摩根和花旗两家银行在唱主角,就像以前许多银团贷款一样。伦敦金融城的有些人怀疑巴西把摩根作为其宠爱的银行,以获得宽宏大量的待遇。

  劳合国际银行的盖伊亨特劳兹担心巴西的策略是和纽约的银行勾结起来搞成一个交易,然后把私货塞给欧洲人。那年10月,他拒绝了巴西提出的紧急贷款的请求,除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同时也给予贷款,并有死板的紧急条件。因此,由摩根和花旗银行组成的清一色的美国队领导了第一阶段的巴西救助活动。80年代的债务救助活动既反映了金融方面的利害关系,也说明了全球的政治现实。美国银行几乎囊括了协调委员会。

  日本对第三世界的贷款仅次于美国,然而在最初的救助活动中,只有对拉丁美洲贷款最多的东京银行作为唯一的、象征性的代表。正如美国作为崛起的金融大国曾在20年代听命于蒙蒂诺曼有智谋的领导,而今日本即使在赶上华尔街的时候,也得向保罗沃尔克的权威鞠躬。直到80年代末,日本才开始要求它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中的发言权应与它作为新的金融大国的地位完全相称。在20世纪20年代,汤姆拉蒙特曾代表了全球20万个墨西哥的债券持有者。

  在当代棘手的庞大债务危机中,摩根和花旗银行必须对付一个庞大的官僚怪物——向巴西提供大大小小额度贷款的700家左右的银行。这两家银行和巴西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秘密地炮制了一个救助计划之后,就在1982年12月20日把巴西的债权者召集到纽约的广场旅馆。卡洛斯兰戈尼向他们宣布巴西不能履行1983年到期债务的还本付息,使他们大吃一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雅克德拉罗西耶向他们披露了一项复杂的分成四部分的摩根-花旗救助巴西计划。

  花旗银行将重新安排40亿美元的本金,大通银行将继续保持贸易信贷,银行家信托公司将恢复对巴西的短期“银行间”信贷限额。关键是摩根将牵头为巴西筹措一笔44亿美元的新贷款——是摩根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贷款。这个计划开创了一个命中注定的先例:以增加债务来“治疗”债务危机。在这场游戏中,银行家们一手把更多的钱借给巴西,另一手又拿回来。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虚假的账面价值能得以保持。银行家们组织一个新的庞大的银团贷款,作为救助,提高了利率和债务重新安排费。多年来盛行的这种贪得无厌难以制止。

  欧洲人在一旁瞧着心里直难受。固执、秃顶、善言的盖伊亨特劳兹成为英国处理拉丁美洲债务问题的关键人物。他说:“这简直就是一场美国招待会。巴西人光听花旗和摩根的,概不征求别人的意见。让我们回家去,听候指示。这样做给我们的印象极坏。”华尔街银行和地区银行之间的关系顿然紧张起来。前者对巴西负有不可撤回的巨额承诺,后者则想减少相对较小的损失而一走了之。一位德国银行家评论道:“我参加了这些会议,发现这些人都是乡巴佬。

  美国的大银行提供了贷款,并把部分贷款卖给了小银行。而这些连波罗的海和巴伦支海都分不清楚的人都大哭小叫‘把钱还给我。’”这样的分歧使大小银行彼此怨恨,破坏了第一场救助的气氛。在1983年上半年,摩根信贷官员夜以继日地筹措44亿美元。虽然这笔巨额贷款在惊人的两个月之内安排到位,但是,托尼格鲍尔也由此遭到怨恨,因为他体现了华尔街银行挥舞大棍的处事方式。小银行都感到他们被迫参与其中,而有些人对格鲍尔的高压手段愤愤不平,不愿提供新贷款。但是又不敢和联储及华尔街银行唱对台戏,只能满腹牢骚地执行这个计划。

  1983年2月24日,巴西在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举行宴会,感谢银行家们的救助贷款。在吃甜点时,巴西人露出口风,他们可能也不会对这些新贷款按时还款。尽管如此,第二天在广场旅馆,被搞得焦头烂额、无可奈何的几百个银行家在摩根和花旗银行为他们安排的贷款协议上签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巴西提供了5亿美元贷款,看上去是一个成功的大圆场。

  这种成功是虚幻的。尽管许多银行承诺了摩根牵头的44亿美元贷款,但他们也相应地减少了对巴西的短期信贷限额。有些银行就这样暗中报复。这种金融戏法冲淡了贷款的效果。格鲍尔看到这些银行破坏协议,不禁大怒。这套骗局使他怒不可遏,因为在他怀疑不守信用的银行中,就有花旗银行——救助活动的联合主席。到1983年春天,巴西未能达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制定的经济改革目标。基金组织和各银行都停止了对巴西的紧急支付。

  巴西的短期信贷限额不断减少使联储十分惊恐。5月31日,沃尔克召集普雷斯顿和其他的董事长商量救援活动。联储听到关于格鲍尔对待地区银行的态度的报告后非常担心,而普雷斯顿害怕他会疏远那些英国银行。格鲍尔在会上公开和花旗银行的芬纳兰争吵,使银行家们更加士气低落。于是联储作出决定,由曾经主持过救助墨西哥工作的花旗银行的威廉罗兹代替格鲍尔。

  这对骄傲的摩根真是当头棒喝,尤其是考虑到摩根和花旗银行之间的对峙。当时纽约联储银行的总裁安东尼所罗门评论道:“摩根非常热衷于巴西,无奈主席这把交椅被夺,心中着实不快。”摩根的有些人抱怨花旗权欲熏心,要把巴西像墨西哥和阿根廷一样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然而,恰恰是普雷斯顿要求花旗银行董事长沃尔特里斯顿帮摩根卸下领导负担。华尔街23号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它本来就不习惯在债务谈判中出头露面。

  摩根一位前官员说:“人们从来没有把摩根和拉丁美洲混为一谈,而这一下突然成了大包袱了。”格鲍尔的作用使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该银行对拉丁美洲令人难堪的巨额信贷上。在第二轮巴西救援中,比尔罗兹认为格鲍尔形象不佳,不想和他共事。他请摩根的莱顿科尔曼作为副主席,以安抚摩根银行,请劳合银行的盖伊亨特劳兹任另一位副主席,以安抚英国人。这次债务的重新安排更体现了全球化的特点,极大地加强了债权者的团结,避免了国家之间的互相残杀,而这种残杀在30年代曾使商业银行大伤元气。

  在第一轮救助中,主要是由商业银行来解决问题。而现在罗兹要使债权者的政府更多地参与,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美国财政部、联储和国务院联手。他的行动肯定了主权贷款本质上是属于政治性质的——这是老生常谈。托尼格鲍尔的“幽灵”并未完全被放逐。1983年夏天,随着巴西经济的恶化,罗兹决定采用秘密谈判的方式,希望强硬的口气能使巴西人有所震动,从而能采取有力的行动。1983年8月16日,罗兹、亨特劳兹和科尔曼乘私人飞机飞到巴西。罗兹和亨特劳兹因为有科尔曼而感到紧张。

  这倒不是因为私人原因,而是他们担心他和格鲍尔已经互通了信息。在巴西利亚,他们相信他们最担心的事情确实发生了。在财政部长高尔维斯的家里和内托、兰戈尼及其他官员会晤时,他们提出了严厉的警告。罗兹开言道:“我们不可能再长久地把那些银行凑合在一起了。”科尔曼附和说:“你们应该用一个声音说话。”亨特劳兹发表了一个戏剧性的演说:“在巴西利亚有一种大溃败的气氛,使人想起了在敦刻尔克大溃败之前的法国。”因为内托从来没有听说过敦刻尔克,接下来就上了一节短短的历史课。

  亨特劳兹感到他们已经失去了让对方震惊的最关键的因素。他相信已经有人给巴西人通风报信了。亨特劳兹斩钉截铁地说:“我们有确凿的证据,科尔曼的老板格鲍尔早已把我们的计划电话通告了巴西人。我们对此没有任何疑问。”他认为格鲍尔或者想讨好巴西人,或者是出于嫉妒而想破坏第二轮救助。最后,格鲍尔再也没有重新进入这场游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